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> 电影 >

不婚不育 年轻人未必茫然

2019-05-10 12:40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0

卫生署前署长杨志良以〈友善家庭,打造大愿景〉,投书贵报讨论税赋以及人口议题,认为台湾已成为「不愿承诺」、「没有前景」的社会,而背后的主因乃是国家对「家庭不友善」。我对赋税改革的部分很支持,但对人口与家庭议题有些不同看法。

争议点在于杨教授要提倡的「对家庭友善」似乎有特定的家庭形式,亦即「正式登记结婚的(异性恋)一夫一妻」制度,而非要提倡多元的家庭价值。假设此一解读无误,我必须指出杨教授的立论恐怕失之想当然耳。

台湾的低生育率确实在世界上名列前茅,但低生育率的现象并非我国独有,不少东欧、南欧和东亚国家的时期别总生育率(甚至比我国更为长期地)也低于一.三的所谓「超低生育水準」。杨教授所提的西欧、北欧国家与美国的总生育率的确比较高,但这些国家的法律与社会乃是对多元家庭更加「宽容」,而未必是「友善」地要大家签一纸国家认证的婚姻合同。

譬如北欧国家的同居率很高,瑞典的青年男女几乎没有不同居就直接进入法定的婚姻关係的;美国大约四○%的新生儿係非婚生育。这些国家的法院,除在财产分配与孩子监护权上有争议时必须介入之外,无权裁决配偶是否得以离婚,也就是所谓「无过失离婚」。而低生育率国家,往往更重视「传统」的家庭价值,对「多元家庭」更不宽容。

台湾的有偶率确实在下降,但这指的是法定配偶,而非实质伴侣。如上个月「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」公布的问卷调查结果指出,国人也许不登记结婚,但却未必没有同居伴侣。只是这种有偶的方式,不被国家法律认可,不被保守的社会价值接受,更不要说被祝福,鼓励(异性恋和同性恋的)同居伴侣生育。而更让人忧心的是这个有偶率还算进去法定配偶中分居的,感情不睦的,或者因为其他理由而各自为政的夫妻,这些法定配偶或可在政府统计拿出来充场面,却不能仰赖他们提高生育率。

不愿意结婚,有可能是对婚姻更谨慎,而不轻然诺;也可能是对于国家法律所规範的婚姻制度的反动而消极地不参与;还有可能是被国家法律下的婚姻制度所排除在外,如同性恋人。杨教授将「不婚不育不养不活」归咎于「经济因素」造成的「年轻人前景茫然」,也许没有考虑到以上这些年轻人并不茫然却不认同的,婚姻与家庭相关的法律和政策等「非经济因素」。

杨教授引用的自杀数据,深究下去,也未必支持年轻人前景茫然的解释。卫生署资料指出自杀死亡率随年龄提高,老人自杀死亡率远比年轻人高;而较年轻的世代,其自杀死亡率的升高趋势并未比较年长的世代来得剧烈。换言之,「不婚不育」和「不养不活」的也许不是同一群人。(作者为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专任、社会所合聘助研究员)

(中国时报)


上一篇:短 评-又是抓错人!
下一篇:日皇堂弟鬍子殿下病逝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上一篇:短 评-又是抓错人! 下一篇:日皇堂弟鬍子殿下病逝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2002-2019 加纳1.5分彩走势图_加纳1.5分彩五星走势图 版权所有